大朝奉

《大朝奉》网络语朝奉是什么意思 第五章一夜消失 大朝奉年下攻

时间:2019-07-21 16:03:12编辑:拇阅读

主角是鸿儒,兰青的小说《大朝奉》此文是潜心梦徒原创的职场文,文笔极佳内容精彩,绝对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优质小说,书中主要讲述 “淑珍?爹怎么,怎么是淑珍?” 还不等我想起那女人是谁的时候,父亲突然就嚷嚷了起来,爷爷抬起手一把就拍在了父亲的肩膀上,让父亲冷

大朝奉

>>>《大朝奉》在线阅读<<<

《大朝奉》免费试读


“淑珍?爹怎么,怎么是淑珍?”

还不等我想起那女人是谁的时候,父亲突然就嚷嚷了起来,爷爷抬起手一把就拍在了父亲的肩膀上,让父亲冷静,目光又朝着我这看了过来。

“转过去!”他冲我大吼了一声,我吓了一跳赶忙转过身。

淑珍?谁是淑珍?

“呜呜呜。”父亲居然失控的哭了,这种哭声中夹杂着深深的绝望和痛苦:“爹,淑珍死不瞑目对不对?她在怪我们,在怪我吧?”

“啪!”的一声不等父亲把话说完,爷爷的巴掌已经甩在了他的脸上。

我侧过脸,看到父亲的表情变得有些呆滞,眼泪顺着他的脸颊不断滚落下来。

这是我记事以来,第一次看到父亲哭。

“把尸体抬出来。”爷爷命令那几个男人。

父亲听了则是突然眉头一簇,推开那几个男人,自己就俯身去抱那棺材里的女人。

女人被抱出来的时候,身上穿的是一袭红色的裙褂,很单薄,不过这颜色却衬的她皮肤极白。

这让我突然想到了老三头说的话,仔细的回忆了一下,老三头那日也来了这,我们离开之后他还在这逗留。

第二天,就莫名其妙的娶了一个漂亮媳妇。

想到这里,我的后脊背已经是一阵发凉了,那些叔伯说老三头小气,不让看他的婆娘,难道老三头的婆娘就是这女尸。

可,怎么会呢,谁有胆子把尸体给挖出来,还带回家做媳妇?

这些事儿,我都没有弄清楚,就看到更加奇怪的事儿了,爷爷走到了父亲的面前,背对着我抬手不知道在女尸的脸上做了什么,估摸着花费了五分钟左右,他朝着自己右侧的口袋里放了东西,紧接着就示意父亲把遗体放回棺材里。

“不,爹,淑珍这是死不瞑目啊,还是让我把遗体背回去,再请人给做个法事吧。”父亲紧紧的抱着怀中的女人。

“阿珍,不是死不瞑目,阿珍?”爷爷说着突然一顿,因为,他已经看到我脸上那惊愕的表情。

淑珍这个名字,我几乎没有听过,不过,阿珍我倒是经常听琴姨说起,那是我母亲的名字,她们经常称呼我母亲为珍,或者阿珍,加上我母亲的牌位上就写着一个姓氏,所以我一直以为她叫林阿珍。

“小九,还在看着,你这个当爹的哭哭啼啼成什么样子?”爷爷,说着伸手就去拽那美艳的女人。

我则是完全呆若木鸡了,但是依旧本能的朝着父亲和爷爷靠近。

“她,是,是我妈?”我看着父亲怀中那肤白胜雪的女人,说起话来都磕巴了。

我的亲生母亲,不是在我出生那年就已经死了么?这么算来,也已经十五年了,她的尸体怎么可能一点都没有腐坏?

“放回去,有什么事儿回去再说。”爷爷说完,朝着那几个大叔看去,那些大叔一个个都发着愣。

“老爷子,这现在土葬可犯法啊,您出再多的钱,我们也不能?”那三个男人眼珠子滴溜溜转动着,他们是专门帮人修墓立碑的,对于这坟地一点都不怵,站在这看着尸体和棺材还面不改色,只是想加钱罢了。

“再加双倍价钱,过来帮忙把遗体放回去。”爷爷不等那些人把话说完,就开口说了一句。

一听这话,那三个男人瞬间就笑逐颜开,伸手就去抢遗体。

“别碰她,别碰她。”父亲侧身死死的将那“鲜活”的遗体护住。

只是这付钱的是爷爷,那几个男人自然是听爷爷的,我立在一旁呆愣了一下,本能的就去帮父亲。

“你们让开。”我大喊着。

几个人瞬间就推搡在了一起,我和父亲压根就不是那几个壮汉的对手,连带着遗体一同踉跄着摔倒在了地上。

那遗体冰凉的脸颊贴在我的耳侧,我好似能感觉到她有呼吸一般,身上的汗毛都竖起来了,耳边也回荡起了水生跟我说的话。

他说看到我母亲了,难道,老三头带回家的,真的是?可她怎么又自己回到这坟里头了?

“简直胡闹,你们快点把遗体放回棺材里,再拖拖拉拉这钱我可就只能付一半了!”爷爷看着这混乱的场面,立即怒火中烧,要知道,他在家里那可是一言九鼎的,父亲这也算是第一次违抗他。

“爸,给淑珍做一场法事吧,让她安安心心的走。”父亲恳求着。

爷爷摆了摆手,似乎懒得跟父亲争辩什么,直接示意那些人动手。

那些人将母亲的遗体抬起,放入了红色的棺椁里,紧接着,就将棺椁盖上,爷爷咳嗽着将父亲拉了起来,低声不知道在父亲的耳边说了一些什么,父亲激动的情绪才稍稍平复。

而我则是全程发懵的看着父亲和爷爷,还有那渐渐被掩盖上的棺材,这一切究竟是怎么回事?

爷爷并没有要跟我解释的意思,只是静静的看着那些人把母亲的遗体拉回到棺材里。

“老爷子,这要怎么个修法?”几个男人不约而同的看向爷爷。

爷爷示意他们把土包铺平,这是为了不让别人发现这里有个坟,并且,还特地的移了一棵小树过来种在坟上。

那几个大叔估摸着是从来没有见人这么“修”过坟的,一脸狐疑,不过还是看在钱的份上,把事情处理妥当。

爷爷在坟地边上转悠了两圈,确定看不出任何的破绽之后,这才挥了挥手,示意我们下山。

“爷爷,那是我妈?我妈不是早就?”我的话还没有问出口,爷爷就咳嗽了一声打断了。

“家务事,回去再说。”爷爷平静的说了一句。

这下山可比上来的时候要轻松许多,只是气氛依旧沉重,父亲的眉宇之间蹙成了一个结,三步一回头的朝着山下走。

上山时他还扶着爷爷,可如今却自己都走的有些晃悠。

等到了山下,爷爷的脚步突然顿住了,因为我们上山的时候家家户户的灯都是暗的,可是现在居然全亮了,一片灯火通明。

爷爷示意我们放轻脚步,大家几乎是蹑手蹑脚的挪回到我家。

到家之后,爷爷就从客厅的抽屉里,拿出了之前谈好价钱的双倍,又多给了对方一千元钱。

“今晚的事儿,我不希望你们说出去。”爷爷阴沉着一张脸,眼神中带着极为少见的凌厉。

“当然,当然,这土葬的事儿我们肯定不说,老爷子您就放心吧,不过这天也晚了,让我们借住一晚?”那三人冷的搓着手。

“不行,回去吧。”爷爷冷冷的说了一句,就立刻将大门给关上了,表现的十分不近人情。

我听到门外的人骂骂咧咧的说了几句,紧接着脚步声就渐渐走远。

“爷爷,那女人真的是我妈么?”见爷爷转身要进屋,我紧紧跟在他的身后追问。

“时间,不早了,先回屋休息。”爷爷这是想要拖着时间。

“不行,您告诉我,到底是不是?我妈为什么会埋在老太爷的坟里?”我已经迫不及待的想知道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儿了。

“你一个小娃崽,问这么多做什么,回去休息。”爷爷瞪着我,突然就吼了一声。

这一声当即就把我给震住了,抿了抿嘴,终究是没有再敢问下去。

爷爷脾气拗的很,心情好的时候什么都好说,如今看他这样子,我要是继续追问下去说不定还会被教训一顿。

“回去睡吧。”父亲也低低的对我说了一句。

紧接着他就回自己的屋里了,我也只能无奈转身回房里。

我房间的门微微敞开着,打开灯,里头居然狼藉一片。

这是怎么回事儿?难道我出去了之后,奶奶她们来我房里了,可也不至于弄成这样,就跟遭贼了一般。

“世安,小九!”

正蹲身准备把地上的长椅给扶起来,就听到爷爷的嚷嚷声。

那声音很着急,我赶忙转身出屋,见爷爷已经冲出了客厅,看到我就问:“小九,你奶奶在你屋里吗?”

我下意识的朝着床上看去,床上的床单被褥都被丢在了地上,奶奶压根不在。

“没有啊。”我如实回答。

爷爷又去了琴姨的房间,我则是意识到了不对,赶忙去隔壁兰青姐的房里,她的房间和我的一样被翻的乱糟糟的。

“人都哪儿去了?”父亲也过来了,有些惊慌的嘀咕了一句。

爷爷立在前院,嘴唇变得有些微微发紫。

“会不会是去水生家了?”我问父亲和爷爷,其实这几乎是不可能的,哪里有这么晚串门的道理。

不过,方才回来的时候,村里倒是家家户户都亮着灯,我只能是想着是不是水生病的厉害,依照我们两家的关系,奶奶带着琴姨和兰青姐过去看看,也不是完全不可能。

“出去找找。”爷爷那泛紫的嘴唇张合了一下吐出一句话来。

我们三人立刻出门直奔水生家,本是想敲门的,结果父亲的手刚落在水生家的木门上,那门就吱呀的一声自动打开了。

房里的灯很亮,父亲放开嗓子叫了一声:“大根哥,在家么?”

屋里没有人回答,爷爷似乎已经想到了什么大踏步的朝着小厅里走去,小厅里的东西还整整齐齐的放着。

父亲推开根叔根婶的房间,被褥什么的都是铺的好好的。

我去了水生的房间,也是一样,房里整整齐齐的,可人就是不见了,就好像是他们正准备要睡觉,但是不知道什么原因又离开了,而且,这种离开是不慌不忙的,没有打乱任何东西。

大朝奉

大朝奉

主角是鸿儒,兰青的小说《大朝奉》此文是潜心梦徒原创的职场文,文笔极佳内容精彩,绝对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优质小说,书中主要讲述 “淑珍?爹怎么,怎么是淑珍?” 还不等我想起那女人是谁的时候,父亲突然就嚷嚷了起来,爷爷抬起手一把就拍在了父亲的肩膀上,让父亲冷

作者:状态:已完结

小说详情

相关文章

最新小说

您的位置 : 首页 > 资讯 > 《大朝奉》网络语朝奉是什么意思 第五章一夜消失 大朝奉年下攻